唐磊的个人博客

我与数据挖掘“无缘”了?

“噩耗”发生在5月7号,我返回长沙的前一天。我找到“老板”一方面汇报下毕设的进展情况,另一方面得跟他说返回长沙的事情和后续的安排。老板开始一直说论文的情况怎么滴怎么滴还算顺利,到最后才跟我说可能他今年没有工学硕士的名额,一方面让我有心理准备,另一方面说可以看看其他的老师。他明确的跟我说搞datamining的另一个老师今年也木有名额。苦逼了,意思就是我硕士阶段研究方向不能再是数据挖掘了。他给我介绍了信息所的王建民老师,理论所的顾明老师,图形所的XX老师(因为听到图形学就直接忽略掉了,不想搞图形学)……说今年他的两个课题刚好结题,然后就没有学硕的名额,上面提到的老师应该有。其实,老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名额(这个就坑爹了,感觉挺混乱的),就跟我当初联系李老师的时候,他也跟我说过不能确定我的导师最终就是他。

本想打电话问管理学籍的XX老师,看哪些老师有带学硕的名额,结果XX老师一口回绝,这个你不用管,学院会分配。具体的分配方案是怎么也不清楚,可能是简历拿出来,哪个老师先看中就放到哪吧。(苦逼……)

再后来得知管理日常工作的X老师是我老乡,交流后委托她帮忙问,结果是保研的2个校外学硕早和清本的保研的-12+学硕已经分配了,我被分到了图形所。(狂汗……)

我打电话再问学籍的XX老师导师的情况时,他跟我说了,说了句“你是搞CAD的吧,在图形所……”“我不是啊,我什么时候说过搞CAD了?……#¥#%#¥@#@……我毕设都跟着李春平老师做了2个多月了……”“那没办法,他这次没有名额……”

再经过咨询了老师和实验室师兄等,得出的结果就是很有可能就只有“从了吧”,但尽力争取下看是否能换,主要是自己是工学,人比较少,不好换。如果换,可能就只有跟其他工学的学生商量是否同意交换。另外还得知分到的图所的雍老板(挺牛B的,杰青)很严格,不会放人的。终于严格这一块我也还好,至于很苦很累(实验室众多师兄都说图所最苦逼)我也能接受,关键是我目前为止确实对图形学不敢兴趣啊,况且图形学对数学要求很高,而自己感觉图形学不怎么给力。

最后一想,貌似想换还真希望渺茫。原因是:

  1. 本来学硕就比较少(加上清本,15个左右),而当年能带学硕的老师有限(据说是按照当年的科研教学等情况打分排序;10多个学硕,20多个老师,肯定有老师木有名额)。
  2. 清华本科的学生,肯定大多数都有提前联系老师,就像我们中南的一样,老师肯定愿意接受自己本科带过的学生。
  3. 问过一个清本的师兄,他也被调剂过。
  4. 据说雍老板还不怎么会放人。
  5. ……

因此,我极有可能接下来的3年就在清华主楼8楼的图形所苦逼的敲代码吧,做好心理准备,虽然也有在争取能否换。

tanglei wechat
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