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磊的个人博客

数据挖掘——计算机图形学

之前这篇文章说了自己专业方向于数据挖掘无缘了,貌似自己从开始就冥冥之中注定搞图形学了?自己在浙大保研复试时就被浙大的搞图形学的童若峰老师给看重,被拉到其实验室交流了一下。当时就表态自己对图形学貌似不怎么感兴趣。

再说说跟清华的缘分吧。刚开始保研的时候,自己准备的是报一个专硕,试图想着在学校待一年,企业待一年就可以毕业了,于是报了清华的专硕,csu软院的保研细则一出(即专硕只能留在csu),自己就灰溜溜的修改专硕为学硕,THU改不了,就想着与清华无缘了,于是也就没准备参加清华的面试。但就在面试的前一天,THU软院招生老师打来电话催缴复试费被告知有一个校外工学的名额,因此准备一试。然后人品爆发也就上了,大四下都跟着自己联系搞数据挖掘的老师做了毕设了,结果还是被分到了图所,原因是此老板今年没有工学名额。我也试图争取换过了,无果。校外共4个工学硕士,3个在图所,1个还跟着Q老板。既然无法改变,就只有默默接受吧。

就像之前一个师兄说的,“人生很多事情不能如你所愿的,有工学不错了 我们那时候全是工程 知足吧,……以后找工作或者出国,还会有类似的情形的”。的确啊,我这一路走来似乎都走得挺顺,从进大学到拿各种奖学金再到实习,日本访问交流,保研清华……也该损损人品了,被调剂到不喜欢的专业方向而已,不喜欢仅仅是暂时自己不喜欢,或许是因为自己根本不了解,就像当初在csu学院搞的那个访谈对学弟学妹们的意见,没有兴趣要善于去培养,善于去发现它的美好之处而已,现在也应该自己慢慢安慰自己了。想想,保研来THU1个名额都有幸被我拿到了,知足吧骚年。

人生不如意事,十之八九,更何况现在只遇到这一件不如意事情而已。另外,也有一个说法把大家的痛苦(不如意之事)都拿出来供选择,最后也许自己还是选择自己原始的那份痛苦。今天听到段同学也在纠结导师的事情,同样是事情不止一个人在遭遇。

接下来,慢慢接触图形学吧,但愿自己将来能够发现图形学的美,能够从中找出乐趣。奋斗吧,骚年……

tanglei wechat
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